主题: 80后”和他们的“童话伯伯”(图)

  • feixi
楼主回复
  • 阅读:10113
  • 回复:0
  • 发表于:2010/5/29 16:40:14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澳门金沙网站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80后”(生于20世纪80年代的人)是童话土壤中滋养出的一代。幼儿园的下午,老师会给他们讲《365夜》,当然也许是安徒生或格林童话;大一的时候他们正疯狂地迷恋着圣·德克旭贝里的《小王子》;这个时候,《皮皮鲁》系列据说已到了非在封面加上“郑渊洁头像防盗标志”不可的地步。
  郑渊洁,1955年出生于河北省石家庄市,从1977年开始文学创作。其笔下的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和罗克在中国拥有亿万读者,连成年人也被吸引,其童话被誉为“适合全家所有人阅读”。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主要作品:《生化保姆》、《白客》、《智齿》、《金拇指》、《病菌集中营》、《鬼车》等。 
  昨天,全世界的孩子们欢度了自己的节日。如果童心未泯的话,作为上世纪80年代的最后一批———1989年出生的孩子,应该过了最后一个儿童节。不知道孩子的父母们是否想到买一套《安徒生全集》作为节日礼物送给他们,但至少在上个世纪后期,很多家长会想起在6月的头一天,一本叫《童话大王》的小册子又出了最新一期。于是,它成了当时最风靡的儿童节礼物之一。 
  1985年5月8日,《童话大王》创刊。严格意义上说,这是一本仅属于一个人的杂志,郑渊洁是它的惟一指定撰稿人,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19年后的今天。这也许该算为中外出版业上的一个壮举。就连郑渊洁本人都不敢相信:“《童话大王》刚开始的时候,我想坚持一年就是胜利,可是到现在我一个人已经支撑了19年。” 
  确切地说,不是郑渊洁支撑了19年,而是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人支持了《童话大王》19年,支持了童话事业19年。 
  没有哪个年代的人比“80后”更真正理解童话的真谛和意义,也没有谁比他们得到童话的教导与恩泽更多:他们敢于编织各种各样的童话世界,梦想过上童话般的大同生活,没有生老病死,也没有饥饿贫困,反映出“80后”强烈的改造社会的欲望,而这,正是踏进社会之前最基本的心理素质。《南方都市报》如此形容童话与“80后”的关系。 
  “1981年2月15日,世界上多了一个叫皮皮鲁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人青出于蓝胜于蓝,如今知名度大大高于我。有时我偶尔参加社交活动,朋友将我介绍给别人,当朋友说‘这是郑渊洁’时,别人无动于衷;可当朋友补说‘皮皮鲁是他写的’时,对方的表情立即弃暗投明反应顿时强烈,弄得我又喜又忧!”郑渊洁如是说。 
  如果郑渊洁更愿意别人把他叫做“皮皮鲁之父”,那么他也完全有理由以“80后”伯伯的身份自居。 
  一位17岁的女孩说:“第一个让我深深喜欢并让我彻底改变的作家,是郑渊洁。从郑渊洁那里,我读到了应试教育的虚伪。因为郑渊洁的成功,本身就是对应试教育的讽刺———他只读过五年书,没有任何文凭,却拥有上百万的大小读者。” 
  不可否认,“80后”让童话获得了成功,正如童话伴着他们长到了24岁。当记者联系到许多“80后”心中的偶像郑渊洁的时候,问他的第一个问题便是:童话对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人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郑渊洁(以下简称郑):至少我的童话道出了无数为学业所苦的新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的心声,于是童话成了为学习繁忙而苦闷的学龄儿童包括少年的知己,宣泄了他们不吐不快的郁闷,因为即使是孩子,也是要发泄的。 
  华商晨报(以下简称晨报):除了您以外,国内似乎再没有其他更出色的童话作家,这样的现象说明了什么?您觉得怎样才能促进童话事业更好地发展? 
  郑:国内怎么会没有其他童话作家?我从一张报纸上看到,国内写童话的人不少。让更多的人靠写童话过上好日子,就会促进童话创作。当然,你写好了,受读者欢迎了,才能印得多,印得多才能收入多。 
  晨报:对您影响最大的文学作品是什么? 
  郑:我最早接触并受其影响的作品是张天翼的《大林和小林》以及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也是我惟一从头到尾阅读的两本书。 
  晨报:您如何看待《哈利·波特》在中国的风靡? 
  郑:经济都全球化了,儿童文学也应该全球化,只要对孩子有益,不应该区分国内和国外。再看风靡全球的《哈利·波特》,我知道孩子们真正喜欢的还是“皮皮鲁”那样的作品,而且这些作品更有生命力。 
  晨报:您写《童话大王》19年,是从哪来的那么多好的灵感?您写作的动力是什么? 
  郑:灵感如果枯竭,意味着作家创作生命的结束。幸运的是我至今还有灵感不断出现。我的很多灵感都是在驾驶交通工具的时候产生的,最开始是骑自行车,然后是摩托车,现在是开汽车的时候,可是开车的时候不能分神啊,所以我特别希望堵车。 
  我每天上午写作,下午就听交通台预告,哪里堵车我就往哪里去。堵车的时候你的周围就如同一个流动又相对静止的小社会,而且堵车的时候我可以胡思乱想。我带着一个小本子把灵感记下来,我还害怕万一北京哪天不堵车了,我不就没灵感了吗,所以,我现在把能用的都记下来,先用坏的,好的攒着等我老了用。 
  晨报:您觉得当代的儿童需要怎样的作品?您如何使自己的作品被新一代读者接受? 
  郑:好看、好玩、能刺激想像力和滋养高尚品德的作品。曾经有个8岁孩子的妈妈对我说,她的孩子看了我的书觉得很幼稚,我深深反省了一下自己,觉得那一定是我火候还不够。现在我的作品确实面临这样一个问题,有一大批看着皮皮鲁、鲁西西长大的“高龄”读者,而看我书的孩子却不多。今年8月,我会写一些专门给儿童看的童话,不知道小孩子会不会喜欢,我还真害怕跟不上时代。 
  晨报:对培育下一代如何成材,您有怎样好的建议? 
  郑:家长和老师对孩子只应该做一件事:鼓励。鼓励能将白痴变成天才。很多人都知道,我的儿子郑亚旗在读完小学后就退学了,他念小学的时候我给他写的作文老师全给不及格,而我们家保姆的作文全是范文。 
  那时候,我想一定是学校教育的问题而不是我的问题。现在的亚旗是北京一家媒体的网络总监,一点也不比上过大学的孩子差,我觉得亚旗的成材我的功劳挺大的,因为我给儿子编了一套400余万字的教材,分道德篇、创新篇、怀疑篇等9个篇章。最后祝全国小朋友节日快乐。

( 华商晨报)
  
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不再提供回复功能,请勿尝试回复!!